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
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或者换浏览器,推荐谷歌/360/搜狗浏览器

【色文女作家三十岁,已婚】(02)【作者:indainoyakou】

[复制链接]
请叫我雷锋哟 发表于 2019-7-11 15: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结婚后的首个周末,婉如跟老公前往礁溪的温泉会馆度个小蜜月。车子刚驶上阴雨绵绵的高速公路,她那泛着红晕的脸蛋就不时瞥向愉快哼着老歌的老公,一副就是兴奋到坐立难安的样子。几次若有似无的眼神交会,两人都察觉彼此有话想对自己说、又好像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说出口的话,於是选在车子排进收费站前的小型车龙时齐声倒数。三、二、一──
  「我真高兴能娶到……」「让我帮你吹喇叭……」
  砰!
  甜美的红晕瞬间引爆,一心想实现驾驶座口交玩法的婉如羞得头顶都冒烟了,整个人好像击不到掌又跌进水沟似地尴尬不已。老公连忙摸起她的背,好言安抚一番,不料这分温柔覆在纯朴的发言上,反倒令满脑子污秽的婉如缩得更进去了。
  在婉如把脸埋进双手筑成的防护罩时,驾驶座忽然传出一阵拉炼声。她悄悄把防护罩往右边挪开一些些,左眼瞄向老公,只见牛仔裤拉炼处弹起一根正快速勃起的肥壮肉棒,旁边还竖起大姆指。婉如嚥下口水,脸红心跳地往上看,结果被老公那张彆脚的梦工厂式笑容逗得哈哈大笑。
  笑归笑,收费亭越来越近,老公丝毫不打算收起硬挺的阳具和意义不明的大姆指,防护罩完全消失的婉如迅速说服自己──绝对不能让收费亭的陌生欧巴桑看到自家老公的宝贝!
  彻底摆脱尴尬的婉如再度感受到满腔欲火,迫不及待地解开安全带、转身伏到老公大腿上。意义不明的大姆指化为温暖的掌心抚摸起她的头发时,婉如张开了湿热的双唇,含住那颗气味浓郁的古铜色龟头。
  「嘶噜!嗯、嗯噜……嗯噗!啾噗!」
  由於驾驶座坐姿的关系,老公的上翘阳具就算呈现完全勃起的英姿,也有一部分缩进大腿内侧,以至於婉如能够将大腿以上的棒身吸含到底,并且一派轻松地上下吮弄。
  「啾噜!啾咕!啾咕!啾噗!滋噗!」
  老公的肉棒、老公的肉棒、老公的肉棒──好不容易盼到能将笔下场景付诸实现的这一刻,啾噗啾噗地吸着肉棒的婉如却压根忘记要把口交过程详细记录下来,整个脑袋瓜都给老公呀、肉棒呀等直觉捕捉到的字眼塞满,就这么一个劲儿地猛吸下去。
  老公看婉如从含住阳具的那一刻起就陷入暴走状态,也只能假装没事摸摸她的头,在湿润的口交声中乾笑着承受来自收费亭的异样目光。车速开始回升,老二的舒爽感慢慢给婉如的吸舔动作带起来,他那抚着头发的手悄悄摸向升起香水味的后颈、伸进水蓝色与白色相间的格子领内,贴着婉如的背,一点一点地往下滑动,解开了她的胸罩。
  「滋咕!滋噜!滋、噗呼……!等等哦。嗯、嗯嗯……好了。呼呵……啾、啾噜、啾咕!」
  胸罩一松脱,婉如就暂且松开吃得正过瘾的嘴巴,起身取出胸罩顺便活动一下筋骨,接着再趴下来含住那根湿淋淋地抖动着的肉棒。老公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伸入她那宽松的衣领,揉了揉垂放着的双乳、逗弄起柔软的乳头。
  假日上午车流量虽多,除了收费站以外倒是没遇上堵塞,老公的爱抚也才能一直持续下去。婉如那颗压在车内烟灰缸金属边缘上的乳头顺利被老公逗到勃起了,她的吸吮动作却出乎老公意料的降缓,舌尖舔弄的频率很快就追上来回吸吮的频率,不久后整张嘴巴都停顿下来,只剩舌头还在滋滋地舔舐。本以为能一边摸着乳房一边口爆的老公见状,抖了抖正被温吞地舔弄中的肉棒问道:
  「要不要找个休息站停一下?」
  婉如含着肉棒摇了摇头,啵地一声松开嘴唇、抬起头来笑道:
  「不要!你得保留精力,到会馆再好好地干人家!」
  这种时候还真想回到年轻时的自己啊──要是还有一天来个四、五发的体力,现在说什么都要射满这只小恶魔的嘴巴,射完还要弯进休息站操个过瘾才行!
  这一路上婉如不时弯下身来刺激老公的阳具,或者掀起上衣、露出胸部来逗逗老公;当车子排队等着进收费站时,还把面纸塞进老公手里、再抓着那只手来到私密处,好让老公来个假擦拭之名行爱抚之实。
  将近三个钟头的车程,就在夫妻俩乐此不疲的嬉闹中度过。
  当车子驶入大雨滂沱的市区,正副驾驶座都瀰漫着浓浓的爱液气味,一边是断断续续地勃起的上翘阳具,一边则是从头湿到尾的发情淫肉。婉如对老公的挑逗虽然得到了预期中的效果,却没想到自己反而因此嗨过头,两颗乳头已经有好一段时间都隔着衣服布料兴奋胀挺着。即使故作镇静望向窗外灰濛濛的雨景,脑袋仍不断重播两人激烈做爱的片段,口水还不小心从黏了根阴毛的嘴角滴垂下来。
  「老婆!」
  「呀!」
  隔着衣服耸立的乳头忽然被捏了下,婉如浑身一颤,反射性收缩的淫肉又流出了一口淫汁。她已经忍到全身上下都处於相当敏感的状态了。
  「怎、怎么了……」
  「就快到了喔,在前面红绿灯过去的巷子。」
  「真的吗!」
  「哈哈!马上就容光焕发了你。」
  婉如已经被欲火逗到没那个心思去害羞,红灯期间老公又不断捏弄她的乳头,她索性别过头去轻声喘息,享受片刻爱抚。
  车子在一家小型会馆附近停好。婉如将胸罩收进包包里,穿上薄外套好掩饰亢奋到消不下来的勃起乳头,在内裤一片湿暖的状态下跟着老公踏入会馆。伴随大雨而至的寒风将她双颊的红晕吹得更加浓郁,老公瞄了瞄她那件薰衣草色的薄外套,打算先别告诉她其实还是可以稍微看得出激凸的形状。等到两人慢吞吞地上了二楼、和几个客人擦身而过并进到房间后,他才据实以告。
  「老婆你先别急着脱,到那边镜子前看一下。」
  「有什么好看?我在家里试穿时就看过啦。」
  「你去就对了!」
  淫肉早就湿得受不了、急着想做爱的婉如给老公半推半就地带到镜子前,本想随便看一眼就到床上去,没想到却发现自己胸前冒出了两点。
  「欸?欸!看得见吗!」
  「都被看光光啰!你这个色女!」
  「明明有穿外套说……!」
  老公左手搂她进怀里,右手来到她胸前,笑笑地搔起那外套挡也挡不住的勃起乳头。
  「是谁的乳头又黑又大呀?」
  「呜……是我啦……」
  「那是谁的乳头激凸被看光光呀?」
  「我啦……齁,你很讨厌耶!」
  「说不定柜台的那个条码头,还有刚才路过的老头子,晚上都会想着我老婆的身体喔!」
  「啊……!嗯……哈嗯……!」
  脑海顺从老公的声音形成遭人意淫的画面,身体又给老公抱紧着揉弄乳头,本来就欲火焚身的婉如这下完全受不了,一头栽进羞耻与爱抚中再也无法思考。
  老公顺势把她抱到床上去,一边持续给予刺激,一边脱下她的衣服。
  当热呼呼的身体以全裸之姿映入老公眼帘,用双手挡住脸庞的婉如迸出娇羞的呻吟,双腿朝向迅速宽衣的老公敞开,露出挟着淫汁、闷了三个钟头的湿热蜜肉。
  「老公,快用你的大鸡鸡来干人家嘛……」
  在这块和主人一同流着浓厚口水的淫肉前,正耸立着一根已然完全勃起、保险套似乎快随着强力抖动而撑破的上翘阳具。泛着水光的肉穴前一刻还咕啾咕啾地收缩着、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汁,下一瞬间,结实黝黑的屁股就重重地压向滴着淫水、频频扭动的白屁股,蓄势待发的肉棒一口气将爱液满盈的肉穴插个饱满。
  「哦齁……!老、老公的肉棒进来了……!」
  婉如抱紧老公的背,双腿还因着插入时的瞬间快感微微发颤,深插到底的阳具便开始了强而有力的抽插。
  「嗯、嗯齁哦哦……!」
  随着黝黑屁股啪啪地撞起淫水当汗流的白屁股,前端上翘的强壮阳具勇猛地捣弄着湿润透顶的肉穴。对於一路忍耐至今的婉如而言,此刻就算不特地触弄G点,也足以让她酥麻到情不自禁地淫声浪语。或者该说,现在每一吋淫肉都犹如G点般敏感不已。
  「老公好厉害……!好厉害啊啊……!不、不行……!人家又要……又要……!」
  「哈哈!又要像母猪一样齁齁叫了吧!」
  「嗯呜……呜……!」
  「别忍耐了,如如就像母猪一样淫荡地叫出来吧!」
  啪!
  一记清响的巴掌打向正享受着肉棒奸淫的白屁股,婉如瞬间瞪大双眼,身体舒服地弓了起来。
  「呜……!呜齁……!如如……被老公变成母猪了齁哦哦哦──!」
  伴随淫乱自白顶起的女体旋即给壮硕男体压回柔软床铺上,以便继续操着那块汁多味美的淫肉。身体无从伸展的婉如奶头翘得更挺了,两颗肥大的浓黑乳头顶着老公火热的身体来回磨擦,硬梆梆的触感引来老公一阵粗鲁的搓揉,这点稍微过头的力道反而令婉如爽得更加无法自拔。
  淫湿肉穴给青筋爆起的粗壮阳具噗啾啾地抽插着,两颗硬得直挺的黑乳头又在老公手里又拧又搓的,婉如在这极度满足的双重快感中逐渐被推往高峰,她就快要高潮了。
  「齁哦……!齁哦……!嗯、嗯嗯……!嗯齁!嗯齁哦哦……!」
  脱口而出的不再是年轻女孩多少带有矜持的呻吟,而是上了年纪的女性那赤裸裸的、贪求着性欲的低俗淫吼,一种比起勾引男人,更倾向於展现自我的浪叫。婉如已经完全成为老公口中的母猪了,如今只盼求着那根令她欲仙欲死的上翘阳具一口气将她的淫肉捣到高潮。
  就在她即将飞天的前几秒,老公吻住了她那圆圆噘起的樱唇,捏弄着奶头的双手都摸向她的掌心。两人唇舌缠绕、十指交扣,持续抽插的肉棒就在婉如对老公的爱意彻底爆发之际,以深深的一顶将她的双眼顶了起来、使其浑身酥麻地迎来舒爽的痉挛,高潮之花於淫肉深处猛烈绽放。
  「嗯嗯──!嗯啾嗯嗯──!嗯──嗯呵……!嗯噜……啾噜……!」
  比起新婚当日要更加激昂的高潮带来了令婉如身体不时抽动的余韵,沉溺於浓厚性爱中的脑袋将这与两人初次上床时的记忆连接起来,紧接着充斥脑海的不是过於甜腻的回忆,而是让婉如双眼迸出粉红爱心的独佔欲──这个就是我的男人,从今以后只能进入我体内、专属於我的男人,我的男人、我的男人、我的男人──脑内不断回响着的婉如与老公相握的双手抓得更用力,含住老公舌头的嘴巴也噘紧紧地不肯放开,一度瘫软的双腿则配合高潮中的肉穴,以夹住老公腰际的动作来将那根强壮的肉棒固定於体内。
  「嗯啾!啾、啾、啾噜!啾噜噜……!」
  无比浓厚的爱欲交合中,婉如感受到一股十分强烈的受精渴望,但其实在脑袋产生这股渴望以前,身体就先做出了反应。这也是为什么她在高潮后仍执拗地以嘴巴、四肢及淫肉夹紧着老公不放。只不过老公并未射精,即使射了精,也只会在肉穴深处形成一团包覆在杀精薄膜内的精液……
  等到受精渴望开始退去,她才在逐渐恢复的理智驱使下放开老公,让一度因为自己的高潮而暂缓的阳具能继续从她身上得到快感。然而老公并未接着操她的淫肉,而是将依然鼓胀着的肉棒整根抽出。肉棒刮着阴道上侧弹出时,婉如舒服地仰首呻吟。
  「如如,你在这等一下。」
  「嗯嗯……」
  婉如目光恍惚地盯着老公魁伟的肉棒,吸了吸下唇,右手抚向被肉棒捣成黏答答的湿热淫肉,食指与中指贴着热呼呼的小阴唇内侧,咕滋滋地上下搓弄。
  「你要快点哦……如如的骚穴在等你哦……」
  「你喔!才刚把你干到泄,马上又变骚包了!哈哈!」
  「人家就是骚嘛……」
  「忍耐一下,我先去开个水,回来再干翻你!」
  「快点哦……嗯、嗯呵……!」
  和自我满足的受精渴望不同,现在婉如一心只想取悦尚未射精的老公,抚摸淫肉的动作自然也不是为了自慰,而是满足老公色瞇瞇的双眼。等到老公在唰啦啦的出水声簇拥下归来时,婉如便M起双腿、自行拨开吐出浓郁爱液的淫壶,让那根昂首翘挺的粗壮肉棒再一次深插入穴。
  「嘶嗯、嗯哈啊!」
  两人重新结合,老公摸了摸婉如的乳房,伏下身来吻向她的耳朵,深深插着的阳具频频翘动。
  「如如里面滑溜溜的,好暖和啊。」
  「老公的肉棒才舒服呢……人家的肉肉都被你弄热了。」
  婉如一手抱住老公那给汗水打湿的背,一手在老公腰上摸呀摸。她期待着这块热烫的肌肉躁动起来,像是失控的马达高速运转着,藉此带动插在她体内的阳具──老公还真的就这么开始了抽插,并且每插个两、三下就加快一遍,不一会儿便来到刚才把她干到泄的速度了。
  「如如……!呼……!呼喔……!喔喔……!」
  「老公……!好棒、好棒啊……!老公……!老公……!」
  阳具动作随着夫妻俩的呼唤声转为呻吟而变得粗暴。老公强壮的大腿开始凶狠地撞击婉如柔软的大腿,硬挺着的勃起肉棒将高潮刚退的肉穴奸得咕滋作响,尽管身体再次感应到肉棒带来的快感,婉如仍压下尽情淫吼的渴望,对专注於冲刺的老公淫语喃喃着:
  「老公的鸡鸡把如如干得好爽!好爽啊啊!」
  受到淫语鼓舞的老公将她身体抱得更紧,抽插也更有力了。满头大汗的婉如嘴巴不知不觉就噘了起来,喘息声中也开始夹杂齁哦、齁哦的声音,但是已经高潮过一次的她才不会输给还没射精的肉棒──虽然花了点时间,最后她还是成功以浪语取代舒服的淫吼,继续帮助老公冲刺。
  「老公用力!老公用力!用力干死如如!啊……!啊啊……!」
  「呼!呼!如如,说你想要我的肉棒!」
  「如如要老公的肉棒!要老公厉害的肉棒,插死如如的臭骚穴……!」
  「说你想要我的精子!」
  「如如要老公的精子!要让如如欠干的臭骚穴受精的精子!要好多好多……!」
  「射了……!」
  剧烈抽插的肉棒深深一顶,老公热烫而多毛的身体沉重地压扁了婉如柔软的身体,四肢也分别将婉如的手脚牢牢固定住,让正在他底下涨红着脸喘息的女人全然没有逃脱的机会──直到胀大的龟头将浓热的精液尽数注入这个女人的肉穴、完成授精为止。
  当然,精液并未真的射抵淫肉深处,而是被米黄色薄膜一网打尽。但这丝毫不影响夫妻俩在高潮前产生的受精与授精冲动,即使明知精液会被挡在保险套内,他们俩仍然可以从这阵冲动带来的紧密结合感中寻着相同的快乐。
  老公拔出了疲软的阳具,将装满精液的保险套打上结、扔到床头柜上,接着把两个枕头叠在一块倚坐着休息。婉如就躺在他铺满热汗的大腿上,面向飘出浓厚腥臭味的半软阳具,以鼻子轻蹭黏热的龟头。老公顺着她的头发,任她嘶、嘶地吸闻着龟头的气味,不时摸摸那对仍然亢奋的黑乳头。直到老二在婉如刺激下再度雄起,他便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婉如给抱了起来,带着淘气踢着腿的怀中美人进浴室。
  「等一下,人家要上厕所……」
  「在这边上吧!」
  老公把婉如放到浴池前的小排水沟,兴沖沖地在一旁看着。不料婉如却咬着嘴唇起身走到马桶前,默默坐上去。夫妻俩沉默互望了一会儿后,她才露出投降的表情说道:
  「老公你转过去好不好……」
  映入婉如眼里的是一张不怀好意的笑容,以及蠢蠢欲动的阳具。
  「为什么要我转过去呢?」
  「我要上厕所……」
  「都做好多次了,还怕我看到你尿尿呀?」
  「不是啦……」
  老公语尾出现变化,就表示吃定了自己──察觉到这一点的婉如不禁红着脸垂下头。没想到老公蹲到马桶前面来,硬是要和那张害羞的脸蛋对上视线。
  「不是尿尿的话,是什么呢?」
  「就……厕所……」
  「说清楚一点呀。」
  「厕所……大、大的……」
  「大的什么──?」
  「大……」
  「如如要大便吗──?怕被闻到臭臭的味道吗──?」
  「欸你……!吼唷……!」
  砰!
  一天之内二度爆炸的婉如既羞又怯,手掌防护罩还没完成,手腕就都被老公抓住了。既无法回避老公调皮的视线,便意偏偏又这时候涌现,婉如只好咬紧嘴唇、闭起双眼。
  「如如,不可以闭眼喔!」
  「为什么啦……!」
  「你乖,看着我。」
  「不要!你变态!」
  「不然等一下不做了喔,老公我要哭哭喔。」
  「呜……!知、知道了!看就看嘛!」
  噗哩哩!
  羞耻到了极点的相互凝视才刚重新展开,马桶内就传出一阵水屁声,老公还刻意挑起眉头,对脸蛋冒烟的婉如刺激一番:
  「如如放的屁好──臭──喔──」
  「呜啊啊!不要说了啦!你害我又缩回去!」
  「要帮如如吹口哨吗?咻──咻──!」
  「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不是尿尿啦!老公拜託你让我好好上完啦……!」
  老公心满意足地收下婉如羞耻心大爆发的一面,终於放开了她的手、转过身去先行沖澡。如愿躲进保护罩里头的婉如,则是一边轻轻地如厕、一边继续和内心的羞耻感作战──毕竟别说是排泄,喝尿吃屎什么的题材又不是没写过,照理说这点程度的捉弄应该不看在眼里才对。然而事实上,她却被老公逗到如此狼狈,还是在老公单方面满足后才放过她一马。
  明明应该很厉害的地方其实根本就是个弱点,导致满满的自信全都化为羞耻的矛头,穿透了婉如的手掌防护罩、将她脸刺得更红更烫了。
  所幸在这之后都没再被老公捉弄,婉如平安无事地上完厕所沖完澡,和老公两人舒舒服服地泡了顿热水澡。
  「喔,贪吃痣跑出来啰!」
  「嗯哼……」
  满池热水升起的白烟中,老公戳了戳婉如嘴角左下侧的小黑点,这颗贪吃痣只有在她卸妆后才看得见。他伸出暖烘烘的手,抬起婉如的下巴,对着痣连吻好几下,逗笑了她。
  「平常都看不到呢,你不喜欢痣被人看到吗?」
  「没有不喜欢啊,只是小时候被人笑是爱吃鬼,后来就习惯把它遮起来。欸你……别一直亲啦,哈哈!」
  「不知道是哪个爱吃鬼,在车上一直吵着要吃我的大肉棒喔!」
  「不是我哦──你看,我嘴边有痣,车上的人没有。」
  「哇!没有痣都要吃三个钟头,那我老婆有贪吃痣不就要吃整晚啦!」
  婉如被老公逗到咯咯发笑。吻着嘴角的唇越亲越下去,忽然就噗咚一声潜入水中、转而咬向她那已经变得软绵绵的乳头。
  「老公!不要闹啦!你咬会痛耶……」
  老公那给热水泡红的脸庞哗啦一声浮出水面,笑笑地说:
  「谁叫你胸前也有颗那么大的痣,亲完贪吃痣就要来亲这两颗啊!」
  「喂!你笑我黑奶头对不对!」
  「我从头到尾都没说是奶头喔!你这个色鬼!哈哈!」
  「吼唷……我不理你了啦!」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安卓APP下载|注册教程|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9-7-21 11:54

大西瓜联系邮箱/环聊: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