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
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或者换浏览器,推荐谷歌/360/搜狗浏览器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16)【作者:nihyou2014】

[复制链接]
请叫我雷锋哟 发表于 2019-7-11 15: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字数:71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迷失的记忆(重生官道之穿插篇)
  永泰岛。
  永泰岛一处风景绚丽的地域,一座庄园内。
  一道靓丽的身影匍匐在花圃中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暴露的衣衫早已被她的汗水湿透,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背上,隐约透漏出的肉色更加诱人。
  视线下移,犹如薄纱短裙掩藏不住的春色愈加焕然,完美的臀部拱起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滚圆笔直的大腿好无形象的冽开,那…让男人欲望崛起的淫糜之地使草丛染成晶莹的露珠。
  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映入眼帘中的是一个浑身被黑袍遮掩的神秘人。
  黑袍如一团乌云,庄严而又充满邪恶的气息,似乎能抵挡肉眼的窥视,让人有雾里看花的错觉。
  他、她、始终是个谜?
  只手掌天,叱咤永泰,组建天堂,尊为象首。
  他一步步走来,如果没有踏踏的脚步声,乍一看,好像犹如鬼魅飘过来一般。
  这种情景,不熟悉的人还以为是大白天见鬼了呢。
  匍匐在花圃的她努力挣扎身躯,露出她的姣颜。
  她正是狐姑。
  狐姑能出现在这里,大部分原因是陈媛媛导致,还有一点就是,她是象首的专属『淫宠』。
  『淫宠』
  想到这个词语,狐姑俏脸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奇异表情。
  目视化作黑云的象首愈来愈近,狐姑节制不住的紧绷身躯,心怦怦,开始加速。
  狐姑想起,这是她第三次与象首见面,可谓记忆深刻,刻骨铭心。
  第一次是她的处女之身被破,撕裂与疼痛的血泪史。
  狐姑绝望过,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修养,小穴迎来象首第二次的侵入。
  云雨交合,原来的痛化作久违的甘露,侵袭身与心,把她送上欲的天堂。
  淫欲被点燃,使她流连忘返,欲罢不能,根本不能自己。
  可,不知为什么。
  欲带给她的愉悦,她依然迷恋。
  但,隐隐中却带着几分抗拒的心理,几分恐惧感、
  看不清,摸着不真实,犹如一团黑云的象首,让狐姑十分惧怕,有不真实,虚幻感、
  她好像跟一团黑云交合。
  不过狐姑心里承认,她非常迷恋小穴被象首开发的欲。
  云雨之后,钻心的痛又一次袭来,大腿根血迹斑斑,阴唇挂上一把精致的铜锁。
  穴中被假阳具侵占,外部又被铜锁阻挡,禁锢阳具的脱出、
  倏然,阳具在穴中无形震动,似乎减缓被洞穿阴唇的痛感,狐姑完全有些蒙了、
  寓意,锁阴、锁阳。
  折磨与噩梦还在持续……狐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起端。
  当肛门小小的皱菊随着冰凉的感觉被捅入肛口。
  肛门外括约肌有撑起鼓胀感,异物在人为的推动下,滑入体内。
  狐姑瞬间泛起,肛门的异物在蠕动、
  倏然,眼前一黑,正在回忆中的狐姑惊醒,象首近在咫尺,又一次笼罩着她。
  狐姑睁着大眼睛,怯怯的,又似乎有期待,任黑云把她的娇躯反转,昂躺在花圃上,而象首就好像一团黑云笼罩着她。
  嘶啦…
  身上遮掩的薄纱瞬间化作漫天的碎布,飘飘洒洒,漫天飞舞。
  饱满的乳房好像失去了束缚,跳动起来…
  大腿呈人字分开,女人最为隐秘的地方展露。
  精致的铜锁连在她的左右大阴唇上,就像两扇门紧紧的闭合,关住了满院的风景。
  嗡鸣声断断续续的传出…
  象首正在摆弄她小穴的铜锁。
  咔嚓…
  细微的声响响起,物体穿过肉璧的错觉随之而生,狐姑感到小穴好像开启一扇门,凉风习习。
  「唔唔。」
  她情不自禁的哼哼唧唧,开启的小穴,假阳具终于脱体而出、
  嗡嗡…
  约有十几公分的假阳具犹自跳动不息,沾满液体的光芒闪烁,依稀冒着白色的蒸汽。
  狐姑瞬间感到一阵阵轻松…
  「呃…唔唔…」
  黑云将她的臀部抬起,两条圆润的大腿悬在空中,以几乎跟狐姑头颅持平。
  她的腰肢被迫拱起,犹如石拱桥,压迫的娇躯显得十分娇小。
  这个姿态,昂躺的狐姑即使平视也能清晰的看到小穴里淫水既将溢出~
              黑云瞬间笼罩、
  一股强烈的吸力从下体导入身心,狐姑奇妙的感受随之而生…
  吸吮!
  吧唧!吧唧!
  耳边传来象首意犹未尽的吸舔声,狐姑紧紧咬着嘴唇。
  饱满壮硕如、果实的乳房随着呼吸挺动,乳头粉嫩,娇艳欲滴。
  「喔………」
  一声长鸣!
  舌头钻进小穴,侵袭她的膣道,涩涩的,又有湿热的气息盘旋其中。
  这…怎么可能?
  「喔……」
  她又一声长鸣!
  「喔…到了…顶到了…喔,唔唔…」
  她的头颅往后扬起,嘴中莫名的自语,双手情不自禁的揉搓自己的乳房。
  情难自禁!
  不可思议!
  象首的舌头怎么会那么长?
  狐姑能感受到,子宫花蕾不断的被舌尖点触,挑逗。
  她只能被动的接受,身心最为敏感带的子宫花蕾不断地分泌出汁水、
  「唔唔…喔喔…痒…喔…痒…唔…」
  狐姑眼角流露无限春色,体内的痒使她可劲的,又揉又搓她的乳房。
  欲火焚身,难以自拔!
  「喔…喔…不…行了…呃…呃…呃呃…」
  她的身躯如筛子一样剧烈抖动,
  随后,静止不动、
  她痉挛了。
               吧唧~吧唧~
  黑云移动,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嫩嫩的美臀翘着,小穴一览无遗,无形中拉拽臀间那根红绳。
  「唔!」
  意识朦胧的狐姑呻吟着,红绳牵引着的蝰蛇菊花锁瞬间撑起她的肛门。
  一瞬间,她体内肠胃引起连锁反应,本来蝰蛇直抵她肠胃最深处,盲肠。
  随着肛门拉拽而出,蝰蛇开始回缩…
  肠胃翻腾,如蛇一样的物体钻来钻去,突破一层又一层壁障,使她轻微的颤抖起来。
  臀瓣间、蝰蛇菊花锁撑着她的肛门,点缀出一丝另类的凄迷。
  肛门外括约肌的鼓胀感开始缓慢消失…
  噗!
  禁锢无数个日夜的蝰蛇菊花锁随着外括约肌的鼓胀消失,终于彻底分离开来。
  脱肛而出…
  「喔:- O」
  狐姑深深吐出一口气,目视花圃上从肛门脱出的蝰蛇菊花锁,一种复杂难明的情绪在脑海中泛起。
  曾几何时、她竟然沦落到如今的天地,先是锁阴,又是锁肛。
  狐姑思绪飘飞,脑海泛起过往的回忆,第一次被破苞,第二次云雨的迷恋。
  其后就是身体被道具禁锢后的生活…
  被锁住的小穴,每天定时阳具刺激小穴,身心折磨与舒爽并在。
  还有蝰蛇蠕动,让她的性情变得温和如水,并无时无刻扩宽着肠道,打通壁垒。
  这好像就是她的生活。
  忽然间,狐姑眉头蹙起,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是什么?她脑海反转,第一次被象首侵占,她的记忆好像停留在这里。
  那么以前呢,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记忆一片空白。
  狐姑眉头紧紧皱起,脑海间不断的问自己,亲人、朋友、童年、、、、她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头痛欲裂。
  咔嚓!
  狐姑脑海似乎亮起一条闪电,好似开启一条缝隙,隐晦莫名的记忆片段突如涌来、
  唐逸清秀的脸庞,略瘦而又笔直的腰杆,嘴角含着笑,就那么看着自己,狐姑能体会到这个男人眼中流露出的…充溺。
  他是谁?
  为什么?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庞?
  脑海斑驳繁多的记忆不断涌出……
  忽,画面一转、
  兰姐黑色细腰薄裙裹身,显的身体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少妇风韵十足。
  不知为什么,狐姑看着这个女人,就想哭…
  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
  你是…谁?
            狐姑脑海中默默的问、
  少妇柔柔中凝视着她,衣裙摆摆,款款向她走来~
  …………………………………
  象首我行我素,脱离菊花锁的肛门口微微泛起嫩嫩的鲜红,菊纹环绕,煞是迷人。
  紧紧相邻的小穴,大阴唇依然那么娇艳,上面清晰的有两个孔洞,这是象首的杰作。
               象首瞻首、
  阴唇如鸟儿的双翼,且形状像飞龙,而称之为『飞龙穴』。
  这种穴玉门狭小,膣道紧缩、狭窄,外表光滑水嫩,有飞龙振翼,淫欲高飞之说。
  简单说,飞龙穴需求性欲强,象首自诩这就他能得以驾驭。
  黑袍遮掩的下身,一根朦胧的黑云之物延伸而出。
  狐姑依然沉浸在脑海中莫名的记忆中,恍然未知中。
  逐渐的靠近,抵达狐姑的桃花源地,清晰的看到中心点,唇肉自两边开启…
  噗!
  砰!
  挺枪就刺、直捣黄龙。
  黑色薄裙少妇身影晃动,开启樱唇,模糊缥缈,带着沙哑慈母般的话语随风飘来…
  「宝儿…」
  身影随声慢慢的化作虚无。
  狐姑看着记忆中消失的身影,心突然莫名揪痛,记忆的片段让她一头雾水。
  她只能凭着本能呼喊。
  「等等,你别…走?…………啊。」
  这一刻,现实中,黑云化作的阳根侵袭小穴,直抵她的子宫花蕾。
             撕裂感骤然降临、
  花蕾与龟头…
  碰撞出璀璨的淫之火。
                梦、
  无声的碎,重归现实。
  啊…………
  狐姑嘴中发出一声惨叫,冲破云霄。
  美艳的俏脸纠结,只差一点,狐姑眼中带着不甘和痛苦。
  一声宝儿…
  亲切又倍感熟悉。
  它胜过体内小穴带来的淫欲,勾起脑海隐藏的回忆。
  记忆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会撕咬着回忆者的心。
  砰!砰!
  小穴犹自接收阳根的抽插,脑海却不断闪烁…脑海记忆中的画面。
  情绪与淫欲的纠葛,剪不断、理还乱。
  狐姑长发乱洒,因为象首的运动太过于激烈的缘故,胸前的双乳,正激烈的跳动着。
  这一刻,狐姑做出强烈的举动,她挣扎着,缓缓起身。
  黑云笼罩的象首变换形态,似有意无意的配合她的举动,唯有小穴的抽插依然持续。
  狐姑那弹性十足的肌肤,随着黑云扭动的腰肢在左右打摆,站立起来。
  砰!怦怦!
  根根进底,龟头与子宫花蕾碰触,使她身影妥妥,摇晃不已。
  每一次碰触,生理的需求,花蕾分泌出晶莹的液体,突兀在大腿根边缘流淌。
  狐姑恍然未觉,她似乎依然沉浸在大脑突然多出的记忆中,不能释怀。
  庄园花圃中央,展现出一份另类而又仿若虚幻旖旎的风景。
  美人如玉剑如虹,狐姑尝试移动步伐,她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唯有脑海意识中促使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如一团黑云的象首她根本摆脱不了。
  她只能机械的移动。
  一丝不挂的身躯带动黑云向前,挺翘圆臀形成完美的弧度摇摆不定。
  骤然,圆臀多出两抹黑影,而她的臀瓣自中间分开,就像桃子冽开口一般。
  隐约中,一股黑云袭来,径自钻入菊花环绕的肛门中。
  肉眼可见的清晰场景显现,臀瓣中间菊花缓缓扩大,好像在绽放、
  黑云持续,肛肉泛起,被撑起,迎来陌生物体。
  狐姑全身一颤,踉跄的步伐停止不动。
  黑云持续不断,从她的臀瓣中,进去肛口,一路蔓延。
  顺着肛门直肠,一直突进,『直肠』过后就是『降结肠』,『降结肠』过后是『横结肠』,『横结肠』后是升结肠,最后终点『盲肠』。
  丝丝缕缕,凉凉稠稠的感觉伴随小腹,肠胃的壁障一层层被侵袭,攻占。
  如蛇蜿蜒爬动,直击身心。
  霎时间,狐姑如遭雷击、
  时间,空间仿佛凝结……
  纤细曼妙的身躯,平摊光滑的小腹表面,有凹痕不时鼓起,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
  「呃!」
  一声呻吟传来。
  臀瓣中的黑云抵达她的小腹最深点,盲肠。
  盲肠,顾名思义,也就是人体小腹的肚脐眼。
  狐姑的小腹不时的被拱起一个凸点,画面鬼魅迷离,让人不寒而栗。
  就好像,肚子里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般。
  狐姑的思维瞬间凌乱,脑海斑斓的记忆被冲淡,小腹被顶,带给她又酸又麻的神经打击。
           而小穴依然还在遭受侵袭、
  双重打击,使她彻底陷入肉体的神经线中。
  象首的淫,从新点燃起她的欲。
  淫之飞龙穴的她,再一次展翅…沉沦在无限的欲火中不能自拔。
  一场现实与玄幻的交战,扑朔迷离,而又不可思议。
  神秘宛如他一身黑袍化作黑云笼罩的象首,让人看不清,摸不透,更添神秘。
  身做当事人的狐姑根本弄不清,明明象首的阳根在她的小穴里驰横。
  可肛门里的又是什么?
  刚刚泛起的不解,瞬间被侵袭带来的淫欲淹没。
  瞬间,令人血脉偾张,足以惊呆眼球的一幕开始呈现。
  花圃之上,狐姑娇躯依然呈站立状态,她姿态妖娆,体型婀娜多姿,犹如云中漫步,说不出的风骚。
  怦怦声一直在持续,依稀能看到,她的小穴一直呈开启的状态,表明象首的阳根抽插的节奏。
  小腹更是频频凸起,黑云化作的莫名物体自她的臀瓣中,撑起来的肛口,显得十分醒目。
  狐姑亦步亦离,羞红的娇颜上,微闭的秀眸,琉璃异彩般神色如同一汪春水荡起层层涟漪。
  她好像在赏花。
  赤裸着身躯,修长的玉颈下,胸前双乳随着撞击跳动着。
  挺翘的臀,偶尔做弯腰状。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的臀瓣,肛口和小穴裸露在空气中,散发着致命的原始诱惑。
  她时而翩翩起舞…
  美妙的酮体旋转,笔直修长的大腿抬起,犹如金鸡独立。
  黑云笼罩的大腿根,雪白的肌肤点点血迹尤为醒目,却依旧难以遮掩它的光芒,反而更是增添了几分诱惑。
  「喔…喔…在用力…喔…好舒服…」
  她嘴中喃喃自语,破坏了这份意境,增加了一丝不和谐感。
  倏然,
  令人虚幻的一幕呈现。
  她整个人仿佛陷入空中,手脚离地,双腿略微呈交叉状,娇躯起伏不定,犹如正在骑马。
  她仿佛被黑云腾起,腾云驾雾。
  砰砰砰!
  撞击不止。
  转而,她化作一条会飞的鱼,在空中游动,修长玉颈昂起,胸前双乳倒扣在空中,如树上沉甸甸的果实左右摇摆。
  续之,她化作一匹被驾驭的小马驹,不停的向前冲。
  砰砰砰!
  砰砰砰!
  撞击声好像鞭策她的行进。
  狐姑完全迷失在象首的淫威下,成为所谓的淫宠。
  一波波的冲击让她完全沦陷。
  欲带给她的刺激扩散全身,激发她的每一处血肉,让她欲仙欲死。
  象首化作的黑云之身,不断变换形态,在狐姑美曼的酮体上旋转。
  黑云时而浓烈,乌黑遮身,时而化作薄雾、
  犹如拨开云雾见得玉女身。
  狐姑娇躯最为隐秘处,跟随薄雾异常清晰,大阴唇张合,小穴紧紧含着一股如柱体的黑烟,随抽插而显得鬼魅淫糜。
  而臀瓣中,黑云环绕其中,肛门被撑起一个大大的O型,更增邪魅迷离。
  啪啦啪!啪啪啪!
  突然撞击频繁加剧,黑云沸腾。
  两股黑云侵占狐姑,肉体传导精神的愉悦,终将登上巅峰。
  身具飞龙穴,又有淫穴之声誉,在这一刻起,发挥出它的不凡之处。
  黑云化作的阳根在狐姑小穴抽插,膣道四周肉壁大小颗粒,紧紧贴合阳根,齐齐震动,如飞龙振翼、试飞不飞。
  「砰!」
  强烈的刺激,阳根一插到底。
  美曼的酮体,私密之处被黑云笼罩。
  身心小穴之处,子宫花蕾迎来火山爆发的炙热。
  一发而不可收。
  滚滚岩浆般的精液喷发,瞬间充溢狐姑的子宫内壁,正中花蕾截止不住的蠕动,花蕊被迫接收精液的灌输…
  在输卵管中流动,直达卵巢。
  「啊!」
  感同身受,直到这时,狐姑发出一声撕鸣,她全身剧烈的颤栗,酮体布满一层闪光的晕红。
  如小马驹的姿态,又如老汉推车,如云长发甩起,随一声嘶鸣,垂下头颅。
  她慢慢瘫软,胸前乳房随着喘息一起一伏的波动,既将倒下、
  倏然,臀瓣中间被撑成O型的肛口,黑云多了一笔浓色,肛口以肉眼的速度,无形扩大几分。
  狐姑既将瘫软的娇躯一僵。
  肛口贯通,在她肠胃横行的黑云都在无形的变粗,小腹瞬间高高隆起。
  复而平复。
  「啊!」
  突然间的鼓胀,肠胃有爆炸欲裂的痛觉突如其来,又突如而去。
  长发扬起,露出遮掩的一张娇艳绝伦的粉脸色泛桃红、双眸圆睁,似乎沉浸在欢愉与痛苦中,,不能自拔。
  轰!
  脑海似乎有一条缝隙裂开,久违的记忆片段凭空显现…
  「我…是…卓…宝…儿…」
  她的嘴里发出含混不请的字语,娇躯彻底瘫软如泥。
       *********************
  阳春三月。
  晴朗的天空,青风习习,海鸥翱翔在天际。
  轰鸣声阵阵,客机降落。
  机舱出口,陆续涌出人流。
  冷清的待客大厅,人流涌动,瞬间爆棚。
  面带亢奋、紧张、激动、等等不一的面孔。
  翘首以盼!
  纷扰不绝!
  「这就是…永泰岛吗,我好兴奋啊…」
  「好激动,姐姐,哦,谢谢姐夫!」少女闪着大眼睛忽闪忽闪,对身边一对男女雀跃开口。
  「沈丘…,我们到了,终于能看到我们的女儿了。」
  一身红艳艳的少妇装扮在人群中格外醒目,陆贞紧张的开口。
  待客大厅,偏僻角落,老太太佝偻的身躯微微颤抖,嘴唇嗫嚅。
  「小…雨,奶奶想你了。」
  「啊,哈哈,永泰岛…空气都那么的好闻。」
  不合身的名牌西装打扮,不打领带,反而露出小指粗的金项链,一看就是暴发户的男人,陶醉的开口。
  「傻逼,你确信你不是在说胡话吗?」染着黄毛,一身非主流衣装的小青年推开暴发户,正欲闪身进入。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这话一点都不假。
  「咦,小屁孩,敢骂我,反了你了…」
  黄毛步伐停顿,侧身道。「傻逼,说谁呢。」
  「傻逼,说你呢,咋了…」
  「哈哈哈…」被唤作小屁孩的黄毛不但没有发怒,反而大笑起来。
  周围靠的近的几人跟着大笑…
  「好你个…小屁孩,敢耍你爷爷。」暴发户醒悟。
  「傻逼,你看看这是啥?」小屁孩手往上指。
  门上方正中,一个男性头像挂牌,WC,男性用厕标志。
  「站在茅坑门口把你陶醉的,你不是傻逼,是什么。」小男孩鄙视。
  「你…你…找揍。」暴发户觉得丢脸,正欲向前、
  「两位先生,请不要动手。」
  甜美带有很浓的职业味道的嗓音响起,围观的人群自动敞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裁剪合体的职业套裙裹着的玲珑身段,肉色丝袜裹着大腿的女子。
  棕色平跟皮鞋踩着『哒哒哒』而来。
  女子美而不艳,脸庞端端正正,粉白的一段脖颈上挂着银色项圈饰物,面对正在掐架二人,轻轻露齿一笑,就如牡丹花开。
  「两位尊敬的客人,请不要大声喧哗,永泰岛安全条例,违反者将受到遣送出永泰岛的惩罚。」
  女子话语依然那么甜美,表情自然,几句话直指要害。
  内心却起伏不定、待客大厅是她负责的一片区域,二人的争吵属于她的疏忽。
  而导致的结果就是,她的过错将会受到上级的惩罚,这是她内心起伏的原因。
  果然,女子秀眉微蹙,线条优美的身材裹在制服中,裙摆之中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根,私密处忽然有嗡鸣声响起。
  客服26的女子,她是天堂成员。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安卓APP下载|注册教程|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9-7-21 11:52

大西瓜联系邮箱/环聊: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